躺平在迪炫坑底的大爷

磕爆!!!

【詹林】缘 妙不可言09

自那之后,林志炫便时常到詹兆源的家中拜访,但他每一次拜访都会选在中午或者上午,吃过晚饭就回去,绝不多停留。对此,詹兆源自然之道他心中的盘算与顾虑——怕那晚的事情再次发生,却又渴望与自己在音乐上交流。看破不戳破,詹兆源暂时也没想着二人的关系有什么进一步的发展,仅单论音乐这个方面,志炫已经带给他足够的惊喜于期待——原先他因嗓音而受到掣肘的歌曲在志炫的嗓音和技巧面前完全不是问题。

 

 

日子过得简单而充实,一晃二人已认识三月有余,录了七八首歌曲,两个人都对于近期的成果颇为满意。春节临近,志炫作为家中长子,自然要回家置办年货、打扫卫生,上上下下地张罗一番,自然是有一段时间不能去录歌,于是打电话过去告假。

 

本以为电话那端的詹兆源会表示遗憾,甚至可能会有小小的不爽,但事实却与他意料的正好相反。青年笑道:“那真是巧了,我正好春节期间要去加州出差,本来还想着怎么跟你请假喔。”

 

 

“欸,真的好巧喔。没想到你节假日还要出差,大公司真的好辛苦诶~”

 

 

“哈哈,其实还好了啦,我在台北也没什么亲戚朋友,节假日出差既可以避免孤单,又能赚个加班费,何乐而不为?”

 

 

“嗯~其实呢,可以来找我呀”志炫神使鬼差地冒出这么一句,自己也给吓了一跳,连忙补充道,“我们可以一起研究音乐,有音乐陪伴就不孤单。”

 

 

“哈哈,好,我很期待。”

 

 

电话那端的人好像没有听到自己的异样,志炫暗暗松了口气,转而问道:“那你大概什么时候回来呀?”

 

 

“得差不多过完上元节了,等我回来一定第一时间给你打电话。”

 

 

“欸,那还蛮久的,你一个人在国外要注意安全喔。”

 

 

“好~放心吧,我不是一个人,我这还有点事,挂了喔,bye~”

 

 

“不是一个人”,挂断电话,志炫在心中默念了一遍这句话,突然觉得自己刚刚对于詹兆源的担心显得有点多余。还没来得及有更多的想法,他就被叫去采购新年的装饰用品。忙碌,阻止他继续胡思乱想。

 

 

 

在林志炫家中,春节是传统而隆重的。从大年初一开始便要按照祖祖辈辈的传统进行一系列祭祀、拜访、舞狮舞龙、逛庙会等活动。这期间,最兴奋的当属小孩子,领红包、穿新衣、放鞭炮,开心的不亦乐乎;而最忙碌的当属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人,一家老小都要靠他们安排妥当。林志炫虽然还不能算作这类最忙碌的人,但却是家中的长子,因此也是忙得不可开交,直到正月初十过后才有所好转。

 

 

这日,他忙完了手头的事情,沏上一壶花草茶,将自己舒服地“陷”在沙发中,享受难得的惬意时光。

 

“分手时候你总是忘了说再见

每次迟到你总是笑得那么甜

不带一丝埋怨 不需任何抱歉

我们忘了一切分享着你部分的时间”

 

他伴随着音响中流淌出的声音哼唱起来,这是詹兆源写出来却唱不了的歌曲之一,第一次听到这个旋律的时候他就十分喜欢,除此之外“让爱做主”的主题也很符合自己的爱情观念,可以说他对于这首歌是“一见钟情”了。因此在录完这首歌之后,他特地要了录音,时而拿出来听一听。

 

“三个人之间的痛苦

让爱自己说 也许真能分的清谁对谁错

该走该留 让爱做主

谁走谁留 让爱做主”

 

一曲终了,林志炫从歌曲的意境中慢慢回到现实,突然有点想念詹兆源了。


TBC

【迪炫】7.7深夜联文整理

warning:调音师出品,车速飞快,禁止转出LOFTER

联文成员:爆肝雷锋们


刷卡上车!!!

【詹林】缘 妙不可言08

失踪人口回归系列

前文


“欸,好吧……”林志炫哪里是这种商场老油条的对手,瞬间就被牵制住。只是一顿饭而已,顺便把事情跟他说清楚,他一边坐上车一边盘算着。

 

车子很快驶到目的地,是一处幽静的日式居酒屋。林志炫跟随詹兆源走进日式风格的建筑内,老板和服务员似乎跟他很熟络一般将二人直接引到后面的包间,递上擦脸用的温热毛巾。

 

“还是老规矩,今天什么货比较新鲜?”詹兆源轻车熟路地跟老板搭话。

 

“今天的旗鱼和海胆都不错。”老板道。

 

“旗鱼做成刺身,海胆还是盖饭最好吃,”说着詹兆源抬头望向林志炫,征询意见,“你觉得如何?”

 

“客随主便。”林志炫心理盘算着一会儿如何开口,虽然热爱美食此刻却没有心情考究吃法。

 

“好的,您稍等片刻。”老板转身出了包间,并随手将门带上。

 

“詹………”

 

“志………”

 

两人同时开口。

 

“你先说。”詹兆源望着眼前之人欲言又止的样子,自己实在没办法跟他抢话。

 

林志炫低头看着自己的指甲盖,像鉴赏世界名画一样仔细,却只能看到自己的指尖在微微颤动,说不清是出于恐惧、紧张亦或是,兴奋。半晌,他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抿了抿淡色的唇,抬头,略有些干涩地说道:“兆源,前几天发生的事,就当做没有发生,我......”

 

“好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了,”詹兆源语气平静的有些异样,林志炫抬头略有些疑惑地望向他,“可是你总得给我一个理由,有固定的伴侣,不喜欢我这种类型的,还是说......”他的微微停顿了一下,如同将笑话似的说道,“你该不会是个top吧?”

 

虽是调侃的语气,詹兆源心中却在不停地思考:论经济实力,自己高级经理人身价已算不低,况且考虑到志炫自己也算是个小老板,被富豪包养的可能性应该很低;论兴趣爱好,自己也算跟他兴趣相投,况且他对于自己的录音室还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因此应该不是问题;论床 上的功夫,詹兆源对自己也有着绝对的自信。想来想去只有一种可能性——志炫其实是个top。认真思考了一秒钟,詹兆源觉得可能眼前这个又软又萌的家伙做top的可能性可能约等于自己做bottom的可能性——不存在的。

 

但林志炫是一个总能给他意外和惊喜的人,这次也不例外。

 

“我不是弯的。”

 

“什么?”詹兆源一瞬间都以为自己幻听了。

 

“我不是弯的。”志炫一本正经地重复。

 

“这个笑话不好笑。”

 

“我,我真的不是”林志炫有些生气,却又不知该如何解释。

 

“直男会在G吧唱歌?直男会被别的男生摸几下就石更了?”詹兆源同样有些生气,他不喜欢被人欺骗,尤其还是以如此拙略的理由。

 

“你听我解释,我真的......”

 

 

十分钟后,詹兆源长叹一口气,眼前人讲述的虽然句句合情合理,但在他看来句句都匪夷所思。什么去G吧唱歌只是因为他家的音响好。这乍听起来像是鬼扯的话在听完志炫十分钟的讲述之后变得竟然有点合情合理了。至少詹兆源现在相信林志炫像是能干出这种事情的人,但至于这个原因后面是否另有隐情,他就无法判断了。

 

“好吧,”詹兆源无奈地说道,“我接受你的解释,但我保留我的判断。”

 

“可是......”

 

“你不用着急反驳我,我们让时间说话。”说完,他指了指端上桌的饭菜,“不如吃完再说,对着一大桌好吃的饿肚子可不像是你的作风。”

 

“欸好,”林志炫其实早就腹中空空,“不过,我还是要说,我们可以做朋友吗?”

“至少在音乐方面。”他又连忙补充道。

 

詹兆源盯着他看了几秒钟,眉头紧锁,重重叹了口气,道:“你这样让我怎么拒绝你。”


TBC

【健炫】勉强算个糖?

帮转

N.K:

不敢占tag只能默默发一下,求扩
论文找数据的关键时刻发现自己的wind被销号了
人生何其艰难
不知我圈是否有full functions的账号的人
不是学生版学生版只能查三年
求借账号或者代查【有偿】
救救孩子【土下座】

打爆电话!

焉之:

什么也不说了,我爱他们一辈子!!!!
因为小迪,炫炫从头到尾也太甜了吧!

日常被diss 心好累 难怪现在这么多人选择自我了断

【健身教练迪X健身小白炫】PWP 锻炼身体 上

失踪人口回归系列==

这一P木有车(不要打我)


林志炫站在健身房门口,望着熙熙攘攘出入的人流,显得有些迷茫。说实话,这是他自打出生之后第二次来到健身房,上一次还是陪大学室友办卡。如果不是私人医生三令五申地要求他加强锻炼并且联系好了私人教练,他大概这辈子也不会再次踏入这个地方。

 

叹口气,虽然不太情愿,但一想到私人医生的三令五申,他还是硬着头皮走进了大门。

 

“您好,请问是锻炼还是咨询?”

 

“你好,我有预约。”

 

“好的,教练的名字您说一下”

 

“唔,稍等啊”林志炫从裤兜里掏出手机,略微查找了一下,抬头说到:“叫,迪玛希。”

 

“好的,您在那边稍等一下,教练马上就过来。”前台接待指了指一边的休息区。

 

林志炫随便选了张椅子坐下,探头向健身房内部张望。健身房整体装修呈现动感的红蓝配色,入口处的长廊两侧整齐的排列着跑步机,再往里看,空间豁然开朗,两侧依稀可见一排排器械,正中间则是向上和向下的楼梯。

 

正待他要细看的时候,一片阴影住了他的视线,抬头望去,是一位身材修长,长相俊美的少年。

 

“你好,请问是林志炫吗?”,眼前的少年伸出手,笑着询问道。

 

“是的,是的。”林志炫忙不迭地握了握他的手,手掌并不十分宽厚,手指修长,却感觉十分有力。

 

“您的情况,我已经听李医生大致说过了,今天先带您做一个基本的体侧,然后咱们下一步再看怎么制定计划会比较好,您跟我来。”迪玛希微微侧身,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唔,好”,林志炫连忙站起身,跟随者迪玛希进入健身房的训练区。他一边走一边四处打量,他到达健身房的时候正值中午时分,锻炼的人并不是很多,训练区的器械按照锻炼的部位排列整齐,甚至还有一个区域铺着木地板,有一位彪形大汉正在拼尽全力地拉动杠铃,脸憋的通红。

 

“那位是KEVIN,专门练力量举的,硬拉能拉二百六十公斤,妥妥的大佬级人物。”迪玛希在一旁解释道。

 

“喔……”林志炫一边答应着,一边想象迪玛希跟杠铃“搏斗”的场景,他这么高大的身材,要把铁片举起来应该比一般人要更费力吧,他一边想着一边跟着少年上了二楼。

 

“二楼这边是我们教练的上课区,”迪玛希一边上楼一边介绍到,“还有更衣室也在这边,里面有淋浴室,训练之后可以去洗个澡。”

 

“唔,好的。”

 

教练上课区是一处比较空旷的空地,靠墙的镜子前面是一排放置哑铃的架子,角落处有两个跑步机和两个看起来很复杂的器械。

 

“今天主要先测量你的体脂率,以及基本的身体素质,”迪玛希一边变戏法似的拿出一个写字板一边说道,“咱们先去那边的小屋里面测体脂。”

 

“好的。”

 

测量体脂的过程在林志炫看来很神奇,只需要握住两个握柄,脱鞋站在仪器上就能分析出身体各个成分的含量。理工科出身的他稍稍观察了一番就发现这是利用了人体不同成分的电阻不同这个原理,暗自觉得十分有趣。

 

不一会儿,他的身体数据从打印机中缓缓吐出,迪玛希拿过仔细看了看,皱起了眉头,说道:“看来李医生说情况不容乐观还这不是危言耸听的。”

 

“啊?”林志炫心中一惊,难道自己的身体真的出了问题?

 

“先测一下基本的力量吧,器械的测定只是一方面,”迪玛希安慰般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继续说道:“今天主要是三个动作,卷腹、俯卧撑和蹲起,看你最多一次能做多少个。”

 

基本力量测定进行速度出乎意料地快,原因是林志炫的体能实在是有限,卷腹做了三十多个就起不来了,蹲起稍好一些,但也只有不到五十个,最差的是俯卧撑,做了不到二十下,他的小细胳膊就可怜兮兮地抖起来,然后就再也撑不起来了。

 

林志炫的表现让迪玛希有些无奈,他挠了挠头,表示自己需要给李医生打个电话沟通情况,林志炫可以趁这个时间先去洗澡。

 

“诶,可是我没有带洗发液和沐浴乳。”林志炫有些为难的说道。几乎从没去过健身房的他根本没有想到还可以淋浴,只带了一套换洗的衣物。

 

“没事,你可以用我的。”

 

“那真是太感谢了。”

 

迪玛希轻车熟路地找到自己的柜子,拿出洗发液和沐浴乳递过去,自己合上柜子转身出去给李医生打电话。

 

 

TBC